<i id='n7vg4'></i>
  • <tr id='n7vg4'><strong id='n7vg4'></strong><small id='n7vg4'></small><button id='n7vg4'></button><li id='n7vg4'><noscript id='n7vg4'><big id='n7vg4'></big><dt id='n7vg4'></dt></noscript></li></tr><ol id='n7vg4'><table id='n7vg4'><blockquote id='n7vg4'><tbody id='n7vg4'></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n7vg4'></u><kbd id='n7vg4'><kbd id='n7vg4'></kbd></kbd>
  • <i id='n7vg4'><div id='n7vg4'><ins id='n7vg4'></ins></div></i>

    <dl id='n7vg4'></dl>
    1. <span id='n7vg4'></span>
      <acronym id='n7vg4'><em id='n7vg4'></em><td id='n7vg4'><div id='n7vg4'></div></td></acronym><address id='n7vg4'><big id='n7vg4'><big id='n7vg4'></big><legend id='n7vg4'></legend></big></address>

        <code id='n7vg4'><strong id='n7vg4'></strong></code>
        <fieldset id='n7vg4'></fieldset>

          1. <ins id='n7vg4'></ins>

            我在塔子湖方艙的7天生活全記錄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日本乱伦奸尸AV在线视频播放_两人做人爱费视频_久草在线资源免费视频

              原標題:我在塔子湖方艙的7天生活全記錄

              你見過方艙醫院嗎?遠遠地透過屏幕?但你走近看過嗎?住在裡面的人,每天的生活如何?他們吃什麼?他們怎麼上廁所?他們能洗澡嗎?他們交流什麼?他們最害怕什麼?有一位住在武漢塔子湖方艙醫院的病友,發來瞭一篇長長的全記錄。

              前篇

              不久前,我曾以為自己戰勝瞭病毒,但在嘚瑟瞭幾天後……

              啪~臉真疼~

              我自身的癥狀確實是已經消失瞭,直到發文的今天,從來就沒有反復過,一直都很正常。

              但這個病毒狡猾在雖然我好瞭,但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我仍然可以傳染給別人。

              在我還發燒的時候,就上報瞭情況,在我癥狀全部消失後的第5天,社區打電話來通知我去做核酸檢測。當時我想著反正已經好瞭,做不做沒所謂,既然通知瞭那就去吧。

              沒想到,2天後結果出來,是陽性!

              完全出乎意料!據我瞭解,核酸檢測可能會因為試劑的質量、取樣的位置、取樣位置的病毒濃度、人員的操作等原因出現假陰性,但如果結果是陽性的話,那基本就是確定的瞭。

              也就是說,那時即使我癥狀消失已經5天瞭,但我仍然攜帶著病毒,仍然具有傳染性。(這一點大傢要格外註意,癥狀消失瞭,自身已經好瞭,也不代表就可以解除隔離。)

              核酸結果出來的當天,社區就安排我去瞭隔離酒店。

              我住的是一個快捷酒店,提供一日三餐,每日4次測量體溫,沒有其他醫療服務,個別藥品可以提前申請發放。

              隔離酒店的作用相當於一個單獨的隔離空間,所以以往的酒店服務是沒有的,缺失的生活用品可以自行叫跑腿購買或者叫傢人送來。

              我所在的這個酒店隔離點是由新村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6名工作人員來管理的,我在此想感謝她們,她們為這個隔離點的患者做瞭很多很多。

              沒住幾天,工作人員通知我,核酸確診瞭的人需要全部轉運到方艙醫院。

              進入方艙篇

              13日中午,疾控派車過來接我,車上還有3個人,都是一起去塔子湖方艙的。

              塔子湖方艙即江岸方艙,是由塔子湖體育館改造的,可以容納1000人。

              下車後門口有個帳篷,進來瞭以後先登記、填表,發瞭一本患者手冊。患者手冊裡詳細講解瞭方艙醫院的作用和功能,以及相關收治流程。

              整個體育館被分成瞭A、B兩個大區,每個大區又分為瞭一片片小的隔離段,男女分開。

              我登記完後進去跟著護士來到瞭我的床位,床上有電熱毯、枕頭、一床薄被子、一床厚被子。

              接著有護士來詢問我的基本情況,有什麼癥狀、有沒有其他疾病等,然後測量體溫和血氧心跳。

              這是每個人發的物品。

              擺開來看,有牙刷牙膏、水杯、卷紙、抽紙、香皂、接線板、保溫壺、充電器、眼罩耳塞、小臺燈、拖鞋、毛巾、盆子,一共10多件。

              收拾完畢。我來的時候剛好是中午,護士隨後送來瞭中餐:蔥燒基圍蝦、臘肉筍子、萵苣燒雞、豌豆玉米,外加一個蘋果,夥食不錯。

              吃飽喝足以後我就開始瞭方艙的探索。

              方艙探索篇

              現在,有請憑感覺出爐的塔子湖方艙鎮樓平面圖!

              跟著平面圖,從入口開始,Let’s Start!

              進入艙內,首先看到的是圖書角。塔子湖方艙一共有3個圖書角,進門這個是最大的。(平面圖星標)

              右邊是一排空調,全部設置在28℃。場內還有很多這樣的櫃機,13日當天天氣也還好,所以裡面並不冷,我晚上睡覺時沒開電熱毯,蓋厚被子感覺略熱。

              繼續往前走,前方是一個臨時搭建的醫護工作站,左右兩邊是分隔斷的病床區。

              再往前走,靠近護士工作站,右手邊是一排開水機和微波爐,還有分類垃圾桶。(平面圖橢圓標)

              沿工作站的外圍一圈放瞭若幹椅子,給醫護人員暫時休息。

              加油!王媛媛!

              工作站背面,床位區門口,一排輪椅,提供給行動不便的人。

              接著來到我所在的這個床位區,這是一片很大的區域,有部分屋頂是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的天空,感覺視野很開闊。

              我進來的時候,塔子湖方艙才剛剛開艙,所以還有很多空床位。

              從這片區域出來往右走是一個連廊,兩邊安排有床位,這片區域相對冷一點。

              往前走,左手邊有個放瞭很多電腦的房間,活捉一枚看書的小哥哥,書名是《現代禮儀大全》。

              塔子湖方艙分為A、B兩個區,上面的區域全部是B區,經過這道門就是A區瞭。

              進去後左邊是護士站,右邊開水區。

              A區的床位。

              從A區出去就是簡易移動廁所和洗臉池。

              整個廁所的數量是足夠的,任何時候去都不需要排隊。

              洗臉池出來的是熱水,但在洗漱高峰期會有點供應不上,可以錯峰去。

              整個塔子湖方艙就全部溜達完瞭,唯一不足就是沒有洗澡的地方,對於核酸一直未轉陰、需要長期住在這裡的人很不方便,希望後期可以完善。

              方艙生活篇

              01、方艙的餐食

              方艙每天的夥食都不錯。

              早餐一般是面點雞蛋牛奶,午晚餐是3葷1素,外加一碗湯或者一個水果。如果沒吃飽,可以找護士再要一份。

              偶爾還發個零食。

              02、入住方艙的人們

              按照患者手冊上寫的收治標準和我這幾天的觀察來看,目前我這個方艙收治的多數是和我一樣的,沒有什麼癥狀瞭,但是核酸是陽性,還具有傳染性的病患。

              我這個區域之前有個大姐一直高燒,待瞭兩天就被120轉去醫院治療瞭;還有個婆婆因為一直胸悶,也沒兩天就轉院瞭,所以方艙的醫療通道是很暢通的。

              大傢會自發地進行各種各樣的活動。

              每天都會練舞的姐姐,動作特別專業和優美。

              寫毛筆字的大叔,沉心靜氣。

              織毛衣的大姐。

              看書的人們。

              每天大廳都會分時段響起廣播,播一些防疫知識宣傳和相聲小品等節目。然後我發現,隻要是放音樂,叔叔阿姨大哥大姐們就開始跟著節奏搖擺起來瞭。

              日子一天天過去,在第四天的時候,“民間藝人”們終於聚集在瞭一起,組成瞭一支支舞蹈小方隊。瞧瞧,咱離勝利大會師的廣場Party還會遠嗎?

              出太陽啦,大傢跑到外面去曬太陽,活動活動。

              03、我的方艙生活

              晚上,場館裡的燈都是不關的,有發遮光眼罩,所以影響不大。

              14日晚上,天氣預報明天要降溫下雪,當晚就給大傢發瞭棉襖。

              還記得一開始發放的物品裡有個小臺燈嗎?這裡晚上是不關燈的,所以我一直很納悶發這個是幹嘛?我也從來沒用過。

              直到第二天晚上,看到大姐們拎著到處走,我才發現,原來是晚上去上廁所的時候用的。因為簡易廁所內部無法裝燈,門一關就全黑瞭。

              我一開始不太理解,這小臺燈跟手機電筒也沒區別,還要一直拿在手上,手機的話還可以臨時放荷包裡,為什麼大傢不帶手機去上廁所?

              直到我看見瞭一個小哥哥的神操作,當時沒來得急拍下來,我來演示一下。

              臺燈的燈桿是可以彎曲的,直接掛在脖子上,解放雙手,行走的移動光源有沒有!

              這才是帶著臺燈上廁所的正確打開方式嘛。

              我進來的第三天中午,核酸檢測設備到瞭,以後方艙的患者可以直接在艙內做檢測瞭。

              第四天,到瞭制氧機。另外,CT機也在調試中瞭。

              晚上發瞭抗疫心理自助手冊,大贊!這個時候,對病人也好,對醫護人員也好,心理疏導都很有必要。

              04、我接觸的方艙工作人員

              塔子湖方艙裡,來自天津的醫護人員數量最多,其次是河北。我所在的B區,基本是由天津的團隊負責的。

              我特別喜歡她們帶卷兒的普通話,很親切。從這幾天的相處和觀察看,她們每一個人對患者都是主動地去照顧,主動為患者考慮要做些什麼,真的很感謝她們!

              交接班進行時。

              幫助病人們。

              來自張傢口醫護團隊的靈魂畫手,熱幹面,大傢看出來瞭嗎?

              交完班的醫生護士們排隊等待著出隔離區,依次處理身上衣物。

              每個醫護人員都在外層防護服的胸前或者背後用筆寫上來自的地區和醫院名,是醫生還是護士,以及自己的姓名。

              從我的觀察發現,他們每個人做完整個流程,至少需要10分鐘,整個交完班的醫護團隊至少需要1個小時才能全部走出隔離區。之後跟護士聊天得知,她們全部搞完到酒店實際要2個小時。

              清潔人員在每天的三餐時間過後都會更換垃圾袋、清理地面積水、清掃地面污漬。

              廁所清潔。

              電工師傅剛處理完一處電路故障。

              病區消毒。

              在我來的那天晚上,我看見一個醫生提著個電暖爐走瞭過來,我就跟在瞭他後面。

              一開始我以為他是給哪個病人送的,原來他是給室外帳篷裡的醫生送的,就是我進來時登記填表的地方,這麼冷的天,護士們一直坐在外面做入艙登記工作。

              15日,武漢飄雪後的方艙外。

              應該是在方艙門口執勤的工作人員,堆瞭個小雪人放在防護欄上,莫名覺得好可愛。

              04、破冰之旅

              17日的中午,在天津醫護團隊的策劃下,在這個特殊時期,在方艙這個特殊環境下,一場生日聚會隆重舉行瞭,壽星們是全艙2月份生日的病友。

              一個超大尺寸的名牌蛋糕,另外每個壽星都會再單獨發一個8寸蛋糕。

              下面是生日聚會的記錄視頻。

              人是群居動物,除瞭基本的生活需求還有精神需求,特別是現在身處武漢的人們和醫護工作者。

              這次的疫情、這次的方艙模式,對醫生、病人都是陌生的、未知的。

              這次的生日聚會就像一次情感的破冰之旅,拉近瞭彼此的距離,醫生不再是病友不舒服時才叫的人,病友也不再擔心會不會讓醫生覺得沒有照顧好他們。

              人與人之間距離的堅冰正在融化。

              生日聚會之後,當天晚上,開水區旁。

              由於洗臉池在外面,有些人在開水區這裡洗漱,導致地上有很多積水,護士多次勸阻,但效果不明顯。

              這天晚上,一位熱心的大媽主動接過護士手裡的廣播喇叭,拖瞭個凳子過來坐定,一連串氣勢恢弘的武漢話脫口而出。

              “勒裡滴開水是接到huo滴,不是洗口用滴,洗口到外面克洗,把個水潑到地哈到處是滴,黑死個人滴。再說一遍,這裡不緊潑水,要洗到外頭克洗!”(這裡的開水是接著喝的,不是刷牙用的,刷牙去外面刷,把水潑在地上到處都是,嚇死人。再說一遍,這裡不準潑水,要洗漱去外面!)

              比起護士的溫柔提示,大媽威力十足。

              生日聚會的第二天,由艙內的病友組成的志願者團隊也建立起來瞭。

              志願者們幫助護士給各個區域的病友發放餐食。

              護士和上文提到過的每天練舞的姐姐教志願者們跳舞,等音響到貨,咱的廣場舞就要搞起來瞭,我這個區的婆婆們都躍躍欲試瞭。

              艙內有很多消毒洗手液,護士教志願者團隊七步洗手法,再由志願者們教給身邊的人。

              方艙就像是一個臨時組建起來的社區,讓大傢都參與到日常的工作中來,讓整個艙內的氛圍活躍起來,對當下這個時刻的心理調節有很大的意義。

              05、一些閑聊

              在護士坐著休息的時候,我跟她們聊瞭一會兒。

              一個天津北辰醫院來的護士跟我介紹,她們每次進來就不吃東西不喝水不上廁所瞭,雖然是6小時一班,但是前後穿脫衣服很費時,往往可能在交班後兩小時才能回到酒店,然後才能吃飯。

              天津某醫院的一個醫生說,她們都是第一次做這種形式的救援,一切都是在慢慢摸索,一邊做一邊完善這裡的一切。她們讓我收集周圍人的意見,對於各個流程環節有哪些地方需要改進的,還詢問我們喜歡什麼樣的娛樂活動,她希望能夠把這裡變得越來越好。

              對瞭,她就是那個策劃生日聚會的人。

              不過醫護們普遍都有的反應是,這裡年紀大的人說話聽得不是太懂。(笑)

              每日流程篇

              這裡的醫護人員每個團隊是隔一天排一次班。每天4班倒,6小時一班,交接時間依次是8點、14點、20點、2點。

              交接班時醫生們是非常忙碌的,如果有事要找醫生護士的,盡量避開交接班的時間。

              每天護士查房的時間依次是6點、9點、16點、22點。(大致時間)

              10點左右會有醫生過來巡視,詢問病人情況。

              上面的是每天的例行巡檢,如果有癥狀嚴重的病人,比如高燒不退,醫生和護士就會很頻繁地單獨過來詢問身體狀況,一直不見好轉的話,就會安排120轉送醫院。

              每日三餐的送餐時間分別是7點、12點、18點。(大致時間)

              下面是每日的流程圖,更加直觀。

              一些碎碎念

              一個方艙醫院的建成並不是搞幾個隔斷,擺幾張床就成瞭的。讓它運轉起來也不是收一些病人,派幾個醫生過來就完事瞭的。

              在這麼短短的時間內,讓能容納1000人的臨時醫院,從建成到每天有條不紊地運轉下去,並且還在不斷地慢慢完善,需要的是多方人力物力的協調支持。

              從一開始沒有廣播,到餐點廣播,再到平常時段也偶爾放點歌。

              從隻有基本生活保障設施,到有空氣消毒凈化器,再到開始發放針對疫情的心理輔導書籍。

              從隻有正常的餐點,到開始增加發放零食。

              從隻有隔離居住功能,到開始可以進行核酸檢測,再到可以做CT。

              從一開始每天隻有吃飯睡覺,到各種活動越來越豐富。

              這一切都在慢慢地越來越好。

              從我進來至發文的前一天,方艙變化軸線如下。

              我們共同的敵人是病毒,我們隔離在這裡隻是為瞭讓這次的疫情更快地被消滅,讓我們的社會盡早地恢復正常的生產運轉。

              方艙的生活條件可能沒有在傢裡方便,但在當下我們隻有和醫護人員以及工作人員相互配合,才能更快地打贏這場戰役!

              不是每個人都要成為英雄,但我們每個人都是抗疫的一分子。

              截至發文的時候,我才知道塔子湖方艙二樓的病區開放瞭,從進來到現在一直負責我們區域的天津的醫護們都調到二樓去瞭,大傢都非常非常舍不得。

              大傢都爭相邀請醫生護士們疫情過後到武漢來玩。

              一個婆婆說,不要你們錢,全部費用我們包瞭!

              我的眼睛也濕潤瞭。

              來源:兜爺麻麻不睡覺,作者:麥兜媽